当前位置:正文

股票配资平 预计2019年国债期货运行中枢仍有温和上移空间

发布日期:2024-07-06 12:39    点击次数:180

2018年,期货市场表现分化,国债期货稳步上扬,商品指数冲高回落,股指单边回落跌幅逾20%。股债表现宏观主驱动在于,内部主动去杠杆叠加外部全球经贸因素,引发经济下行预期,市场风险偏好显著降温;商品指数则因产业链传导时滞,对需求端预期变化的反应相对滞后。

2019年,宏观核心矛盾将转为,被动去杠杆和政策缓冲之间的博弈和调整。被动去杠杆为,经济下行期的市场化自主性出清操作;政策缓冲防风险,体现在事先管理被动去杠杆中的流动性陷阱,前瞻性管控内外共振下的政策调整尺度和预期引导,调整平衡社会资源在效率部门和基建房地产领域之间的分配,平衡短期稳增长与长期调结构之间的矛盾,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将侧重于“精准滴灌”而非“大水漫灌”,横纵双向的结构性分化更加明显。

宏观内部边际变量为,全球经贸因素对经济的影响将实质性显现,分歧聚焦于,经济若超预期下行,提振内需政策放松尺度的变化临界点,以及经济下行何时触底,预计明年中附近为敏感观测区域。

外部边际变量美联储大概率提前结束加息周期。美国经济边际放缓、美股调整幅度和速度超预期,是结束加息周期的关键观测指标。预计2019年二季度末三季度初,大概率为政策调整敏感临界点;若美联储停止加息周期,则将确认中美经济政策周期由2018年的高度分化转向一致,国内政策调整空间有望打开。

总体上,预计2019年国内实际GDP增速前低后平,名义GDP增速将加速回落向实际GDP回归,变量在于政策取向的改变风险,预计宏观冷微观热的分化将趋于一致,微观热现象将现转折,微观将在总体利润率下行和增加生产之间动态调整。

预计2019年国债期货运行中枢仍有温和上移空间;股指大概率底部区域宽幅振荡,运行中枢下移;商品指数运行中枢将下移,下移压力将来自于微观预期对宏观总需求预期转弱的滞后反应股票配资平,以及供给侧支撑因素边际弱化或被证伪后的预期修正;商品支撑因素将来自于总需求阶段性过度悲观的预期修正,以及供给侧因素的边际强化,关注地缘政治对油价、极端天气对农产品、行政政策对黑色的阶段性供给端冲击变量。